部分待审公司希望拖延时间

2020-03-12 14:41

新京报曾对三只松鼠公布的2016年50亿的营业额,向电商行业人士鲁振旺进行了咨询,他表示:“三只松鼠的营收也就1亿左右。”他认为,该领域竞争激烈,行业利润平均在2%左右。

多位保代、律师及上市公司高管表示,在企业ipo、再融资、重组、转型等敏感期时,除了正常舆论监督之外,遭受“舆论敲诈”的上市及拟上市企业并不在少数。

本周,证监会官方网站发布两则“发行监管问答”,就ipo申请的反馈回复时间、中止审查、恢复审查、终止审查等有关事项作出明确规定,同时更新了对ipo预先披露材料报送等相关事项的要求。发行人的申请自受理后至通过发审会期间,若发生八类情形将中止审查。

2014年阿里巴巴曾在美股上市前期公开表示,公司遭敲诈30万美元并向余杭警方报案。不过,也有一些公司选择通过财经公关公司等方式与相关方“和解”。

与此同时,ipo严监管的门槛并没有降低。据统计,自10月17日正式上任以来,在新发审委治下,共有18批上会公司公布审核结果,一共涉及70家公司。其中,仅43家成功过会,有5家暂缓表决(1家再次上会被否,1家再次上会获通过),另外24家公司被否。

伴随审核趋严,不少排队企业萌生了暂缓审核的想法,以中介机构等非核心因素为由中止ipo审核。而此次明令要求在有效期内作出反馈,以及ipo审核细则的完善,必将让不少存在瑕疵的拟ipo项目原形毕露。

除此之外,三只松鼠被多起诉讼案缠身。4月发布的招股书显示,截至签署之日,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存在15起尚未了结的诉讼。据36氪8月的报道,已结案的7起诉讼中,三只松鼠均已胜诉,剩下8起案件目前正在审理当中。

ipo审核趋严,不少排队企业萌生了暂缓审核的想法。来自证监会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11月30日,中国证监会按周公布首发申报企业中,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424家,终止审查企业共101家,中止审查企业有62家,其中上证所中止审查企业有29家,深圳中小板中止审查企业有8家,深交所创业板中止审查企业有25家。

不过,目前仍无法确定暂停审核是否与匿名信息有关,不过这背后是否另有隐情我们不得而知。昨天中午,微博认证财经博主@莫非是托的微博发微表示,由于政策收紧,部分待审公司希望拖延时间。随后,该微博被@向小田等财经大号转发。

据媒体报道,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处于上市缄默期的三只松鼠在12月初收到匿名邮件,自称是自媒体团队,要求三只松鼠与其联系,出资500万元与之“合作”,否则将对外公开“相关负面信息”。三只松鼠方面拒绝其要求,选择通过法律维权。向三只松鼠相关人士求证,对方以“缄默期”婉拒了表态,称仍将继续推进ipo。

根据深交所对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规定,上市公司公开发行的股份需要达到股份总数的25%以上,发行后股份超过4亿的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份数量占发行后股份数量的比例最低为10%。对此,界面也对其ipo说明书申报稿提出质疑,称三只松鼠有“踩线发行”的嫌疑。

其中就对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对证监会审核反馈意见的回复时间作出了明确、细致的规定。具体包括,发行人及保荐机构须在证监会第一次书面反馈意见发出之日起1个月内提交书面回复意见;须在证监会第二次书面反馈意见、告知函发出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提交书面回复意见;须在证监会书面反馈意见公示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将上会材料报送至发行部。

对于这些时限要求,发行人确有困难的可以申请延期,但若逾期时间较长,且未说明理由或理由不充分的,发行监管部门将视情节轻重对发行人及保荐机构依法采取相应措施。